跟着我一起来游无为的天井山……

作者:无为那些事 未知

早就听说天井山国家森林公园了,可我却一次也没有去过。其实我没去过的地方多着呢,只是连县内的这个“国”字级的景点都没有去过,就有些说不过去了。于是,心里一直思谋着。

我对景点大致的位置是清楚的,因为有几次下乡,我就见到过天井山国家森林公园高高的门楼,望见那一直延伸至拐弯处的柏油路,还有路两边高大的林木和不断穿梭的小车。只是每次都是一闪而过,留下小小的遗憾。


跟着我一起来游无为的天井山……


零零碎碎的,我听到不少关于天井山上的双泉寺的故事,还有与寺相依的千年青檀。后来翻阅县志,又了解到山上竟还有一座建于唐朝时候并从未翻建过的滚龙桥。只是,透过发黄的书页,望着图片中那没于荒郊野外与乱蒿之中的滚龙桥,心里顿时就有了一种沧桑感。我想,隔这么久未成行,也是有别的缘故的吧。

跟着我一起来游无为的天井山……

立冬后的第一个周末,这个愿望终于成行,一路上,都是好心情。去的时候,我们并没有绕多少路,通过天井山标志性的牌楼,笔直的柏油路到底,再往左一拐,远远的,就能望见一棵树冠一亩见余的青檀古树。单从外观上看,这可不是一棵一般的古树,尤其是写在古树之上的斑驳印记,非岁月的反复雕琢不可造就。

据称,古树距今已有约1700年,树龄堪称芜湖市之最,是一棵名副其实的千年古檀。人老身缩,树老体巨,初望去,古树高约20米,树干最粗处要七人合抱方能围拢,树荫更可覆整座庙宇,方有余枝落满坡。2014年,古树被命名为“安徽省一级古树”,并加以保护,渐有今日葱郁之貌。


跟着我一起来游无为的天井山……


不过走近一看,古树却是伤痕累累,极尽沧桑。尤其树根处,更是千疮百孔,多处竟只有薄薄的一层树皮。你无法想象一棵树的生命力到底是怎样的顽强,这中间到底经历了怎样的风雨,又发生了多少的悲情故事。而它,却实实在在的见证了自晋朝以来无为大地的历史巨变,又庇佑了不知多少的华夏子孙。顿时,油然而生的是对古檀的无尽崇拜。


跟着我一起来游无为的天井山……


与崇拜俱来的是眼前不断晃动的喊杀声与刀光剑影,是从树下走过的士卒与农人,是肩挑手推的商贾市井,更是数不尽的风流人物。而现在,只有日月可亘古今,还有这古老的钟声,始终不变和不紧不慢的响起。这是双泉寺的钟声,从六朝时开始,至今为止,少有间断。



相传东汉末年,中国北方战事不断,引难民和寺僧南移,居于江淮,促佛教繁荣。期间,就出现了中国第一位有文献记载的出家僧人严佛调(江苏睢宁人,又称严浮调)。而后,佛教开始在江淮大地兴起。三国时,吴主孙权信奉佛教,于赤乌十年(公元248年)在建邺(现南京市)建立了江南第一座寺庙——建初寺。与众多的寺庙一样,双泉寺也就在那个时代应运而生,从此与天井山结下了不解之缘。


跟着我一起来游无为的天井山……


唐太宗李世民登基后,笃信佛教,先后颁布《于行阵所立七寺诏》、《为战亡人设斋行道诏书》和《度僧于天下诏》等诏书,以期恢复历朝战争对佛教所造成的毁坏。唐贞观二年(公元628年),太宗皇帝赐金建福源寺,直到如今,其顶梁仍有“李世民御建尉迟恭德监造”十一个涂金大字。唐永徽四年(653年),伏虎禅师重建禅院,因寺外有双泉胜景而更名为“双泉寺”。此即“双泉寺”的由来。

唐武宗会昌五年(845),皇帝诏令拆毁天下寺宇,双泉寺同遭波及,几度衰微。至宋时,又复重兴,南越僧崇泽募缘,打造舍利塔。明朱元璋本出身于僧侣,重视佛教自不用言,虽对佛教多有限制,双泉寺在明朝亦得到了多次的募修机缘,其势盎然。清代继承了明代的佛教政策,初有发展,而清末国力日衰,佛教亦未可幸免,双泉寺遭殃及。直到清光绪二十七年,双泉寺住持仁明禅师誓发重兴宝殿,复建殿宇寮房,重塑佛像金身,始有现貌。


跟着我一起来游无为的天井山……


双泉寺历经朝代更替和战乱的侵蚀,毁损建修,虽大貌有不同,础基少有更变。“文革”时期,建于宋时的舍利塔遭破坏,致地宫毕现,出土的金棺(其高3.5厘米,长8厘米,宽6厘米,方盒状,有梯形盖,盖面上錾有“南越僧崇泽募缘造佛舍利金棺嘉佑三年五月二十五日打造人张宴”28字铭文),悉数200余粒舍利,可谓罕见。金棺著有明确的铸造时间、人物,是一件极其珍贵的佛家文物,这也是双泉寺能够成为安徽省佛教祖庭之一的有力物证。


跟着我一起来游无为的天井山……


在天井山,可考证的并非只有双泉寺和千年青檀,其往南有一桥,名曰滚龙桥(又称廻龙桥)。此桥为唐时所建,至今亦逾千年光阴。彼时无柏油路,山中林密,荆棘满丛,有桥架于涧水之上,却是去往双泉寺的必经之路。建桥时立规,凡经滚龙桥者,必须步履,即使皇帝,概莫能外。由此可见,盛唐对于佛教和双泉寺的重视程度之高。


跟着我一起来游无为的天井山……


以为滚龙桥该有的大唐之势,当是悬空临渊,惊奇险绝,却没想昔日如此珍重之滚龙桥,竟只是干涸的一孔之拱,高不足两米,有浮土覆面,荒草丛生。与双泉寺的周边散落着大量明清时候的碑刻一样,滚龙桥的周遭,也尽是些经过雕磨的石刻石碑,它们有的埋没于泥土里,有的沉陷于深潭中,还有的就这么毫无刻意的暴露于尘世间,经历着阳光和风雨。


这些过去了的光阴,已然成了史实,见与不见,不会因变,所以也就无所谓失望。不过从天井山回来的路上,我仍忘不了回首,却远远的望见一农人,叉腰扛锄,走过滚龙桥,穿梭于田地间。突然,我想起了双泉寺大殿之上的一副对联,“山中藏古寺,门外尽劳人”。或许百姓才是这里的“龙”,而经过千余年,这时的滚龙桥才真正合了它最实在的本意。


跟着我一起来游无为的天井山……


跟着我一起来游无为的天井山……


天井山的风景之美也是恰到好处的,虽是初冬,却仍不失了深秋的意韵。拾阶而上,抚嶙峋怪石,看落叶飘零,晃晃悠悠,停歇在枝杈上、悬崖边、山谷中,将秋蕴藏在了冬的寒衣里,沃了一方水土。



跟着我一起来游无为的天井山……


跟着我一起来游无为的天井山……


跟着我一起来游无为的天井山……


初游天井山,行走石阶上,恰似穿越了一回历史,大脑中尽是擂鼓震天,狼烟四起,旌旗摇曳,风云变换。而唯一不变的,却是这石阶尽头的一块蓝天,看到它,我才似走出了千军万马,顿有一种重获新生的幸福。

旅游服务

旅游商品

商务预定

联系我们

全国服务热线:05532531827 公司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
  工作日 9:00-18:00

关注我们

访问网站

关注公众号

Copyright©天井山国家森林公园 版权所有 皖ICP备19005571号